粤语(广东话)的历史!

发布时间:2021-04-27 14:28 广东 普通话 历史

(广东话)的历史!

广东话的历史 当年(80年代),为了促进南北交流,强制推行普通话.广东及广东人都对外来人口和外来有很大的包容性,时至今日99%的广东人听得懂普通话,80%的会讲普通话,正常交流已经不存在问题,记得在我的少年时代大概只有10%的老广会讲普通话,可见广东人在这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.反而进入广东生活的外来人员,只有30~40%会讲广州话,60~70%听得懂广州话.本来入乡随族是很正常的事,你不喜欢这个城市就不要来这里,既然来了,你就要融入本地的文化和社会,才能成为真正的一份子.过半数的外来人员不愿意学广东话,其实就是一种思想保守呆板,不想接受新事物新文化的表现,这正是广东人比外来人员优胜的地方! 广东人的包容性,不等于无限度容忍,当外来文化由于政策因素的支撑而严重威胁本土文化时.我们肯定会起来反抗.广东话与国语在海外的China Town是两种对等的官方语言,可见广东话的广泛性和地位之高.而今天,粤语及岭南本土文化已经在广东省受到极大的摧残及削弱,很多广东原有的岭南风俗已经不复存在,如果粤语在我们这代人手上被淡化甚至抹杀掉,就是我们这代人的奇耻大辱.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广州人(祖籍在广州市),上文是特意用普通话写出来给那些不愿讲广东话的外来人员看的,如果有哪个外来人员有意见,请你也用地道的广东话写出来反驳我! 下面再介绍一下什么是广东话: 在一般定义上,广东话是一种方言,但方言不是从前就有的,是有了政权以后才有的,因为中国的政权中心从以前到现在都在北中国,为了便于统治,就把除了北方方言以外的地方的语言叫方言,换句话说,头之所以叫头,是因为当初我们没有把腿下面的东西叫“头”,广东话之所以是一种方言在今天,是因为广州从来没做过首都。比较惨的是,凡是把首都选在南方的政权,都是短命的政权。在广东人看来,广东话不是一种方言,普通话才是一种方言,就像英国人不认为英语是一种外语一样。 在英国的威尔士,大家都说土的掉渣的英语,或干脆说威尔士语,有威尔士语的报纸电视台和广播,伦敦并没有要求全国都要说伦敦英语,尽管BBC不遗余力的向全世界推广着标准英语,但在英国,除了英格兰,不是有太多的人在说伦敦英语,也没有人认为奇怪,也没有人认为不好沟通,更没有人认为是没素质的表现,是不是在中国,每个人都要说普通话才叫有素质?但说一句不怕挨骂的话,中国人整体素质之低,在全世界都是出名的,这一点并不能因为你说了普通话而改变。 我们再来看一下究竟什么是广东话。 这里说的广东话,是指以广州香港为标准的广东话,不包括客家和潮州话。 广东话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语言,并且两千多年来到现在,除了一些新的名字外,它的语法构词都基本没有变。如果一个现在的北京人,肯定听不懂五百年前的北京人的北京话,但一个现在的广东人,肯定听得明白一千年前的广东话。比如,在广东话里,一元钱,到现在还有用以前用铜钱时候的说法,叫一文钱,警察,到现在还在以以前在衙门当差的说法,叫差人。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。它是一种稳定的语言,但这种稳定并没有损害到它的表达能力,尽管拒绝新的词语,但它到现在仍然可以把事物表现的丰富多彩。 其次,它是一种书面语和口语非常分离的语言。 恐怕没有一种语言可以像广东话一样,书面语和口头语完全不一样吧?普通话尽管也有分书面语和口头语,但其实是没有什么差别的,都可以写出来,写出来也都明白,书面语也可以在口头上说,并无太大不妥。而其它名省市方言,却只是有口头语。问过很多厦门的朋友,他们都认为如果把新闻联播用闽南语说出来,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的,因为闽南语没有书面的一面,而在中国另一种很发达的方言上海话,在书面语上也是非常无力的,它到现在都没有自己的报纸广播和电视台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书面语。 广东话就完全不同。 首先广东话的口语可以完全写出来,其实上海话也可以,但毕竟只有少数人会写,而只要会说广东话的人都会写广东话的口语,当然,你可以说他们是写的不规则汉语,但何谓规则何谓不规则?还不是以普通话为标准的?反过来看,广东人说不定还认为普通话的书面语是不规则汉语呢。其次,它的书面语也可以完全写出来,但读音完全不同。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会唱广东歌,并且还唱的比较准,但一听到广东话,却一句也听不懂的原因。比如“哭”这个字,如果在我们平时读,就读成 “喊”,但如果“哭”字写在了纸上,我们就会读“呼”,再比如,“这”字写在了纸上,我们就还是读“这”,但在口语中,是没有“这”这个字的,我们都用 “呢”字来表达“这”的意思。 很多人以为,那广东人写文章时,一定会用普通话吧,那就太过想当然了,像我现在打这个文章时,我还是在脑子里用广东话把它读出来的,还是那句话,广东话可以用来读非常书面的文章,甚至读古诗,也非常抑扬顿挫,这可能是非广东区的人不能理解的吧,因为据我所知,除了广东人,全国所有的人在读古诗时,都是读普通话的,就更没有一个地方的人,能用方言把古诗读得像广东人这样好听了。因为我们更会奇怪,为什么读诗要用普通话? 其实,我认为,如果是北方人,比如像北京河北东北的人,那么他们认为应该说普通话,就一点问题也没有,因为他们的方言和普通话非常接近,那当然就要说自己熟悉的语言。但我想不通的是,为什么非北方方言区的人,也要提倡说普通话?说普通话真的高人一等吗?说了普通话真的会让人另眼相看吗?其实细细分析一下,就会明白,凡是提倡说普通话的非北方方言区的人的母语都是一种弱势方言,因为弱势,所以就一定要找一个强势的来做依归,而普通话是最简单的强势语言,所以他们就毫不犹豫地认为,说普通话是天经地义的,但晚上睡不着的时候,请你想想,究竟你是不是因为自卑,因为你的母语没有太多人响应,没有在中国文化史上产生过深远的影响,没有出现过一个杰出的人物,所以连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母语?连你自己都认为应该说一种本来不是自己从小就掌握的普通话? 在语言和民族自卑上,最典型的是米兰昆得拉。他一直不高兴自己出生在捷克这样的一个小国家,生活在一个没有伟人,没有一种在世界文化史上曾经灿烂或正在灿烂的语言和文化。所以成年后,就想方设法到了法国定居,并且用法语写作。他不爱自己的母语。因为自卑。据我所知,没有一个法国人英国人或美国人,因为自己的母语而自卑的,也没有一个广东人,在有了周星驰这样的语言大师后,为自己的母语是广东话而自卑。 广东话亦即是广府话,是粤中、粤北、粤西、等地区的官话。以广州话为标准,因为广州自古以来都是广东的首府,所以,广州话便是广东的官话。 潮汕话、客家话、雷州话等都只能算是广东的方言。广府话是自古有之的广东官话,具体的字体和词汇、单词、发音等都在康熙辞典里有着详细的记载。广府话是以精炼著称,往往一个字就能代表普通话里的一段话,可惜近几百年来,不受官方推崇,备受打压,但仍不能被彻底消灭,主要的原因仍然是我们广府话有着其他方言不能媲美的优势,词汇精炼,发音优美。 汉语的发展离不开方言的支持,在方言养分中更可培育出更优秀的汉语。这是中国官方有关方面对待方言的共识和最新取态,一个星期前的一个央视谈话节目里,专家和嘉宾都肯定了这点,并认为推广普通话并不是为了消灭方言,而是为了全国有一个统一的语言来沟通。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进步,起码在推普方面不与政治挂钩,让我们更乐意接受普通话的同时,不再有被欺凌打压的感觉。 广东白话系继承中华古文化最好的一种地方语,经千年万代流传的广州白活中依然散发出古文化的光辉.比如"晏"在普通话中很罕见,广州人就用得很普遍,有人尽来了,就会讲"晏左",充满内疚又很斯文得体,如果等他的人讲"甘晏呀",有批评之意,也很含蓄,用普口通话一般会讲"你才来呀'或"迟到了"比较刚硬.何为"晏"一一一一白上三杆为之晏(这是古书解注).又比如"辣塌"(我打不出原字)如果用普通话讲,估计没多少人听明白,因系古文(吴.趋风.土绿)有解,糸话大凡每年冬至那天放晴,过年时候就下雨,搅到路上泥泞,人行走脚带泥巴,到处"辣塌"民彦有"干净冬至.(辣塌)年"之说.由此可见,广州话的古文化底温.至于广州人民对操北方语系的人统称"捞松",其原意是"老兄"尊称,可能古时北方人初到广州,为尊重当地人称呼"老兄",而广州人不知如何对称,只有跟着称谓' 老兄',因语音不正变成"捞松".一一一一其实广州话中从来也从普通话中吸收不少(古时称官话),比如广州话形容一个人大怒到不能压制时,就讲'"可恼也 ",这就文字化了,也就是官话,粤剧中常用语.在粤剧中还有不少官话道白.一一一一总而言之,语言是代表一个民族的文化,任何一国都不应歧视任何一种语言,在某种埸合可规定一种,但全社会规定一种就严重了,就象思维不可以硬牲统一,茧然普通话列为官方统一语言,但为官者到某个地方任职,如果熟练当地语言,我确信不论工作生活都有不少好处.我遇见过一个外交部驻南美某国领事,他说在那里如果会讲广州话,他对华侨工作将会顺利得多.社会还是尊重和保护地方语言才是正路.

相关问答: